-陆沉-

一件看文专用的马甲,别扒
黑泥存放处,偶尔发点三次元日常,不产粮
大号你猜是哪个×

家乡的烧灌肠,甚是想念~

去年的圣诞节~♪

闲的无聊在lof又重新搜起37的粮……37这个tag大约是被别的cp占了,所以我之前用的也是反逆37的tag……连基诺tag下也没什么东西……对喔仅存的几篇粮早被我翻个底朝天了,难过

漫画里鬼柳和假哭的设定明明是纯洁的竹马关系但总忍不住让人往色气的方向联想,简直谜😂


反逆黑白几乎就只有一两个太太在写嘛!心累……


烦die……京阿尼真是我见过最恶心的官方了,出圈多年还要猝不及防被塞一嘴翔……


开始厨鬼柳之后看过的一些印象深刻的同人,一个是神田川太太的杰京♀R18,一个是荷稲太太的蟹哥×暗印鬼柳R18,一个是假哭+蟹哥×鬼柳(有双龙),还有一个是神田川太太的5D's漫画设定下的杰京监狱R18……关于R18比例那么高的原因,大概是鬼柳自带色气值满点的属性吧(笑)

一座城池:

回眸一笑菊花残


-关于一段经历的看法总结


 


写给自己看的,过两天就隐藏,有缘碰上其实也没什么看的必要,就是关于这几年总结起来胡扯的蛋,一段旅程结束总想记录点什么,不知所云的东西别认真。


 


 


回想了一下,这几年的经历大概彻底改变了人生轨道,其实一直都没把人生重大选择太当回事,曾经一度中二的坚持着“大学都一样的差,读哪个都没所谓”的态度,所以当年志愿报的跟玩笑一样随便,唯一的选择理由是选个离家近的有空可以回家喝汤,生米煮成熟饭以后家里皇太后气的半年没煲汤,大概是一直在思考要不要剁了我煲汤。


 


后来觉得真的没所谓,读什么专业读什么学校我还真不在乎(当时),倒不是破罐子破摔,只是真没所谓。性格上有点缺陷,只对喜欢有挑战的东西,所以随便挑了个理论上“雄性称霸”的工科,一直觉得自己可以力挽狂澜挽救一下这专业性别的不平衡,结果毕业时发现自己直接转了性别(心理上)。


 


可能当时也考虑过学艺术,不过……实在想不起来怎么就放弃了,估计是理科学着学着就忘了,当年对理工科的狂热跟对英语的鄙视简直就像珠穆朗玛峰对马里亚纳海沟的俯视一般。


不相信短板理论,人无完人怎么可能每项都强,这个理论本质上指的是生产中最低效率的工序影响了整体进度,不知道那个脑洞太大的仁兄用到了成论学上,误导了不知道多少人。爱因斯坦表示压力很大,短板太多又如何,全世界没几个长板够他牛逼。所以说人,不怕矮搓丑穷,只要粗长你就赢了。当然我不否认后来这块短板间接导致了一些餐具。


 


开始读的很随便,没挂过科,没打过网游,没太出息也没太差,打了无数类型的兼职,做过礼仪卖过手机打过酱油当过讲解干过家教,就差去天桥上卖拖鞋玩转城管大队。玩腻了读到一半突然抽风决定读完了换专业读个研吧,理论上换的专业属于艺术跟工科的合体。


 


国内不肯收我这样犯病的,大概觉得没出息没基础,所以就打算出国读吧,于是这个决定根本上抹杀了一只米虫的未来。


 


很多年以来语言就是我的心魔,直接阻碍了飞升。以前语文太差(现在也很差,有妹子跟我说查了我的条漫就没发现一条没错字的),于是疯狂看外译小说写同人,于是勉强徘徊在及格边缘,英语这种蛋疼到天外来物索性就直接let it go。所以当时首先排出了非洲跟南北极等区域,然后咨询以后不知道为何得出“美国驾照跟学位性价比最高”的诡异结论,于是当时也不知道为何就选了这个“考试要求最多”“最麻烦”“麻烦到没有之一”“学校那么多都不知道怎么选”“还尼玛说鸟语”的国家。当年本着一种“果然欠债都是要还”的态度拼命死磕鸟语。泡了整整一年图书馆,春节差点没回家(所以选了离家近的学校到底有何意义依然没喝到汤),每天泡馆子15H+,学业语言作品集,好多人包括直属导师都说你放弃吧不可能做到。最后语言还是勉强踩着申请的及格线过关,最后也就破罐子破摔了。说真的从25分到90分我尽力了…


除了扯淡的语言,还有扯淡的准备艺术类最重要的作品集,最后硬扯的搞出来了,扯淡的准备时间太短没空详细看学校资料就直接按照专业排名一二三申了,然后这还不是最扯淡的。


等了几个月被一堆拒绝waitinglist 以后,收到一个录取,没太大反应因为压根没了解学校情况,然后几周以后无意中说了朋友一脸震惊的告诉我,传说中那学校全球前十(……现在前三了吧,望天)。


申请前没空真没听过,这故事太扯淡说了至今都没几个人信。


当年有很多跟我说要一起换业出来读书的人,大都放弃了。其实没什么好与不好,也没什么对于不对,选择既有利弊得失,很多人今天也过得很好,只是在于能不能走到自己当初坚持的最后一步以及想走哪个方向。所以才有那句话,坚持该坚持的,放弃该放弃的。


 


总之,毕业了,启程了。然后,蛋疼了。


第一年俩学期一年八个多月基本没休息过,学校直接把本科应该学的4年课程直接压了一年教,太多印象很深的东西,软件基本自学,教授忙着扯淡没空,因为他们的义务是告诉我们应该懂什么。发下了几张纸不是阅读材料而是书单。那个时候才发现,人和人之间就是有差距,从天生到后天。只是事无绝对,如果说天分决定了一个人的上限,那么努力决定了一个人的下限。开始了解什么是设计,什么是presentation,当时还很在意别人的点评,还有这热血一样的激情。当时记得,最高通宵记录是30小时。这年基本没动过板子,别扯淡了,睡觉都没空了哪有时间画画。想起了当初只会用基础PS的自己。


第二年,开始思考什么是设计,想做什么设计,软件要懂得多用的精,编程动画色彩画图力学工程审美,对人要求太多不求每样都精通但至少要要懂并且深入一项,不懂也至少要能扯淡。努力变得一文不值,好一件事,努力是最基本的微不足道更何况很多事情不是努力就能做到但是不努力肯定做不到。设计就是蛋疼的,永远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精益求精吹毛求疵自我要求已经严格到苛刻到已经深入骨髓,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更好的效果。一个作品过不了自己那关有什么脸拿出手。坚定的走自己的想法,相信别人的建议大部分都是狗屁,活着不是为了验证别人口中的道理。画画断断续续坚持下来了,简直成了沙漠中的绿洲。那个时候简直燃烧生命画画。最高通宵记录大概是45个小时吧,然后还能回家涂个画。


第三年,去你【哔 - 】的设计。


……


第三年总结起来就这个感想。忙到已经没办法思考任何东西,很多情况下事情多的同时进行几个project,三天学会一个新软件,一个月出project。日子活的按小时计算着,已经没有一周的概念,很长一段没有任何情绪,忙到已经没时间思考“情绪”这个问题。不过也间接证明了一件事,人是无极限的,偏执者才能生存(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中文翻译过来有点不对,其实这里生存应该是“在竞争中存活”的意思。


有句话印象深刻“learnthings new but learn thing more”善于接受新东西,至少精通一项。【木桶理论再见】。一直觉得导师虽然有各种不靠谱,但是关键时刻还是很给力,跟他学到最多的不是如何做project,而是如何presentation(既扯淡)。东西再好没有用,征服的了别人才是重点。


 


一直本着一种如果讨厌一个东西,就不关注不关注,人生精力有限时间有限为何要在那些东西上浪费。爱的反面是漠不关心,恨大概也是,何必浪费时间。


 


人的潜力是无限的,事在人为。因为大部分的梦想都停留在了想这个阶段


太多实物的衍生发展可以用“盲人摸象”来解释。对一件事的一知半解导致了片面的评价。看问题角度不同必然有分歧利弊,事无偶然皆有因果。


 


谁都想过头戴鲜花的日子,那首先得要得能变成牛粪。


选择没有对错,皆有利弊。


心灵鸡汤,一碗鸡汤是建立在成千上万只死鸡上的,因为其实人都是这样,只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


多四处走,见多识广,以及更重要,多看看书。


多对自己说“u can do it”,就算是谎话,说了一百遍也能成真。


曾经想过一个问题,乞丐的幸福感。第一他是不幸的,因为他要为生计担心。第二他是幸福的,因为他只需要担心生计。


所以有点理解为什么身边的人都这么想去浪。虽然我觉得他们的重点是“浪”。                                                    


 


幸好没放弃画画,压着睡眠时间坚持这点爱好真不容易。还是那句,坚持该坚持的,放弃该放弃的。


 


三年了,反正毕业了。过得很快,好不容易结束了这鸡飞狗跳都没来得及缅怀,就像很早以前就准备好了接受下一段旅程(字面意义上),无论以后做什么我大概都不会后悔来这里,虽然毕业的时候我对着学校钟楼竖了中指,两只手,要不是穿着鞋,我估计一起上了。


 


不知所云的东西别太认真,随便写写,其实也不知道改记录什么,可能想记录的太多。有缘碰上大家看着乐乐就像,别当真。顺便快高考了,考生们顺利加油。


高考志愿填写前要考虑仔细,真的(痛心疾首)。


天亮了,去睡了


 


By 某个浪中的W


05/06/2015